[干什么最挣钱]农村淘宝“变身”为小卖部 “村小二”迫于经营压力逃离

admin 网络整理

2013年,农村淘宝是阿里巴巴集团于启动的战略项目。次年,京东开始打造“京东帮服务店”开始,各种以“京东”两字开头的门店就不时出现在一些小城街区。

内忧

到了2018年,张乐的农村淘宝店盈利出现“腰斩”,从五六千降到三千。“有些农村淘宝租在村里繁华主干道上,无法承担高昂房租,纷纷关门了。”他也选择放弃农村淘宝。

东北某地物流商黄伟不认为农村淘宝有广阔市场。他说,在线上,店主们选择出售高佣金商品,佣金在10%左右,这让农产品渠道商的利润一降再降,反而不如向县级的菜市场和农贸市场供货。

河北龙门乡的付倩也是同样感受。

整个郯城县大概一百个村,每村都有一个农村淘宝服务站。张乐负责其中之一。

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首席专家李鸣涛表示,农村淘宝所面临的最直接问题是网店运营问题,扎根在农村的线下网店逐步拓展了经营范围,比如金融服务和快递收集等,但该类服务的可持续性与网点的成本之间,仍难完全匹配。简单地说,就是站点运营成本过高。

(应采访者要求,文中张乐、柴俊杰、李进、杜锋、黄伟均为化名)

易观国际发布的《下沉市场消费者网购趋势洞察2019》报告称,72.4%的拼多多APP活跃用户同时使用淘宝,数字经济智库DE

[干什么最挣钱]农村淘宝“变身”为小卖部 “村小二”迫于经营压力逃离

中远资本首席合伙人杨博明也认为农村淘宝的经营模式存在问题。

“农村淘宝不仅是小卖部,还是新零售体系中一员,未来可能垄断农村消费品市场。”村领导当时在劝他说。如今张乐对此已不以为然。

麦肯锡和摩根士丹利预测,到2030年,中国个人消费将从2016年的29.6万亿元增长到65.3万亿元,超66%的增长来自于下沉市场。

张乐也曾有个“不切实际”的想法。

农村淘宝更加疯狂。2017年,农村淘宝足迹已覆盖29个省,近700个县,近3万个村服务站,有着近6万人的乡村服务体系。

在他看来,如今,农村淘宝经过从1.0到2.0,再发展到3.0更新迭代,从最初以小卖部风格的运营主题转变为支持大学生返乡创业的主体,如果仅是以村民购物需求为导向,不足以支撑网点运营。

张乐算了一笔账,2016年,农村淘宝为店主提供2000多元补贴,加上收发快递1000元,佣金1000元,销售产品1000元,因农村淘宝在自己家经营,省去租金,月收入5000元以上。

在互联网巨头和资本的联合加持之下,下沉市场从之前无人问津,“摇身”变成电商平台们拼抢的香饽饽。

他手中照片上的农村淘宝服务站像个农村小卖部。从室内摆放来看,屋内摆放的多是保温杯、儿童玩具和纸巾等各类日用品。张乐说,农村淘宝帮助村民收发快递,这也成为店主的主要盈利来源。

吴连认为,从表面上看,农产品进城非常具有吸引力,但农产品难免与专业产品竞争,非常容易落败。

洪涛认为,如果淘宝能够实现全渠道、全要素、一体化和全链条,则非常占据优势,如果仅是农村淘宝的小店,或者供销社风格的连锁店,或者农村的连锁超市等,这显然没有优势。在农村发展实体店铺,仍然要走“一店多用”道路,如果店面每平方米的交易额没有办法达到某个数量值,结果一定亏损。

他更倾向认为,阿里巴巴打算先把农村盘子铺开,占领线下市场,再把菜鸟布局到全国,或许是有更大的零售野心。

在他经营农村淘宝三年前的2014年,阿里巴巴启动“千县万村计划”,称未来三至五年内投资100亿元,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,并与政府合作,全面建立农村电商体系。

在杨博明老家的村民更喜欢拼多多,苏宁小店在线下比较受认可。他说,对于淘宝平台而言,村民有使用移动互联网的能力,可以选择多种电商平台,不会再被线下影响。

她本想通过农村淘宝平台卖农产品,但发现只是让农村人买商品,这是免费在农村给农村淘宝做宣传。“当时农村淘宝对外宣传说,当地政府给一定资金和项目支持,现在看,这是句空话。”